骑行艳遇 082

如果要在路上露营的话,那些事便成了心知肚明,都在等天黑了。

朋友公司乔迁新办公地址,前去道贺。离得近,乘坐公交车去的。

半路上来一个小伙子。

车开不久,这个小伙子便成为全车的焦点。

小伙子接了一个电话,聊骑自行车,声音巨大,满车都能听到。

从小伙子嘴里说出来的,全是骑行路上发生的风花雪夜的故事,像是在教骑行新手如何撩女骑友(我想,当时车上肯定有很多人在侧耳倾听)。

(真是凑大巧了,我们居然都是去朋友公司,后来,朋友说这小伙子热衷户外运动时,我只想笑,的确是热衷户外运动)

这可能是相当一部分人骑行的真正意图。

骑行,也是一部分人借此当作追寻“梦想”的方式,却在骑行的群体当中看到了现实社会的再现,这就是很多人独自去骑行的原因(我为什么独自去骑行)。

骑行是一种独处的方式。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古代士大夫们的田园梦,我们不能去山野当中盖草棚子,只能骑着自行车去山野里体验“身在此山中”。

这个时候,自行车便成了山巅、林中、湖边……

古代文人的田园梦,是现在下班后不回家,躲在车库的汽车里看视频的另一种表达。

当要将骑行当作独处方式的时候,所有的艳遇都是影响独处心情的。人家说“男女同行,骑车不累”,而在独处的骑行者眼力,那个女骑搭子就是一个拖油瓶子。

 

花鼓不花
花鼓不花

本博作者

文章: 595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