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里的民宿体验

年后,村里某民宿老板跟我发信息,让我帮着打听一下朋友们,是否有人愿意接手他的民宿,民宿老板有其他的生意要打理,顾不上经营民宿了。与朋友们聊了聊,大家说,就目前这个市场环境,不敢轻易接手旅游相关行业。不只是这家民宿,他、她的民宿基本处于歇业状态,包括逸兴山居。

年后,逸兴山居直接关停了接单以配合防疫要求。村里其他人的住宿生意也都不好做,只是希望疫情能赶快结束,让生活恢复如初。

民宿不能数字化,必然是实体经营,纵然网络平台给了民宿以展示的广度,实现交易的完成依然是亲身的体验,这个是无法隔空实现交易的。网购再发达,有些产业必然是建立在实体的基础上。

疫情防控期间,大家居家隔离不出门,邋里邋遢的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先要解决理发的问题。出门后却见一个月前还播放着动感音乐的理发店仅余两家在营业。不能挑也不能拣,哪家营业去哪家。坐在镜子前,理发师开始剪发时,我就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是否可以将理发店脱离实体走网络化道路呢?就是理发店不用再租店面,上门服务。
在理发的行业里,也不是没有这种服务,以前经常在新闻里看到一些志愿者上门去给腿脚不灵便的老人们义务理发。老人们对理发的要求比较简单,还是容易操作的。只是那些烫染焗的要求还不容易满足,更何况,有些出门的美丽动人却是屋内的一片狼藉。

我们知道,民宿满足了旅游时“住”的要求,也有的住客去民宿只是为了休闲。离开旅游住宿这一块,如果以住民宿作为休闲的方式,那么,民宿的住宿是否可以放进元宇宙呢?民宿的经营者设计不同的民宿住宿环境的皮肤,顾客选择后戴上设备,躺在在家的床上,以此来体验住民宿。

孩子看到一个果丹皮的包装,上面写着老味道等营销的词语,孩子问我,这个果丹皮跟以前是一个味儿吗?这个果丹皮的包装跟以前的是一样的吗?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问题,并不能解决孩子的体验问题,就如现在很多人说西红柿已经没有西红柿的味道了,我们有留在记忆里的西红柿味道来做对比,孩子们却没有这个味道的记忆,现在西红柿的味道就是他们对西红柿味道的理解。上面我说到的将民宿的体验放到元宇宙里,那么,元宇宙里民宿的体验者该如何去评价住民宿的感觉呢?

现在,在我们的记忆里依然保留着几十年实体经济的记忆,在不自觉中,我们时常拿现在的网购跟以前街边、胡同里的小卖部买小零食做对比,有些过去的小生意恐怕真的消失了。消失了,就只有回忆了,或者在多少年之后变成书本里的文字了。

今天,我在博客“兰布拉大街”里更新了一篇文章《时间的记忆:那些珍贵的老照片》,写这篇文章的想法来自于阅读《环沪漫记》时看到书里的配图,都是百年之前的老相片了。对于相片里的人和事,即使花费大力气去重现,也不会有当年的味道了,已经被时间抹去了。

本博作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