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目中的宁静安详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The Old Patagonian Express》

常听人说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太快,没有乡村生活的宁静。在《老巴塔哥尼亚快车》里,保罗 索鲁坐上“莽夫“号前往韦拉克鲁斯时遇到一位列车员,他与列车员之间关于一段对“宁静安详的生活”的评论道出了另一层的意思。

“瞧瞧这些人。”列车员说。

沿着铁轨有一排棚屋,还有湿漉漉的鸡群、面色阴郁的小孩。我正在揣测列车员先生的下一句话会是什么。

“这种日子才对味。瞧瞧他们——这才是生活!”

“什么样的生活?”我只瞧见了棚屋、鸡群,以及帽沿滑落雨水的男人。

“宁静安详的生活。”他说,高姿态地朝那排破屋点点头。自我抬高的人在谈论受害者时,通常会搬出智者的口吻。那墨西哥人学聪明人般眯起眼睛,说:“既宁静又安详。不像墨西哥城,步调太快了——大伙儿都忙得团团转,人们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但你瞧,这儿的日子多么平和。”

我说:“如果你真住进了那栋房子,你的感觉又如何?”

那根本不算房子,不过是用厚纸板和生锈马口铁搭起的陋室。马口铁上打了几个洞,充当窗户。残破的砖块将塑料纸压在漏雨的屋顶上,狗儿嗅着门边的垃圾,旁边有一个面容疲惫的胖女人,望着火车经过。至于房内更恐怖的景象,我们仅能匆匆一瞥。

“噢!”列车员说,表情有几分恼怒。

在《老巴塔哥尼亚快车》里的这几段对话倒是让我想起一位农村的村民说过的几句话:

城市的人都喜欢到农村来享受几日清闲,但如果真让他们来定居,却没有几个人愿意来。

 

本博作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