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思想

《乌合之众》里,有一段话:

群体无法接受任何观点,只能骗。领导群体的基本原则是,不能把他们当和自己平等的人看,只能求助于能打动和诱惑他们的手段。

群体的思想到底是群体中个体思想的总和还是群体的表现群体。

在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衣》里,所有人都说看到皇帝穿着漂亮的一幅,这一思想的认识可以说一个群体的认识,然而,这个思想的认识却不是群体成员的认识,人们只不过是人云亦云。这个统一出来的思想来自于裁缝,也就是群体的思想代表的是裁缝的思想。群体的思想不具有认识性和客观性。当领导群体觉得需要用骗的方式来领导群体时,实际上,群体在一种“顺流”的思想中被裹挟了,并不能发出那个声音。

也就是说,不敢于去产生反向的声音。

反向的声音是一种诉求和需求,比如说在助人为乐这件事上,统一的思想标准是做好事不留名,然而,一般民众的思想是要一定的补偿的,当这两种思想产生矛盾的时候,会在群体当中产生现实的指导作用,也就是那些“要一点补偿”的人因为不认同“做好事不留名”而不去做好事了。“做好事不留名”是一种升华了的思想,是一种期望的思想,却并不是现实一定普遍存在的思想。

现实中,遇到困难时获得别人的帮助却是一种普遍的需求,单纯的使用“做好事不留名”是无法满足这种需求的,至少不会是普遍意义的满足,这就是需要“给一点补偿。对于这个问题,已经产生了许多的讨论。有些人坚定的认为“做好事不留名”,通常也包括被这一思想裹挟,就如《皇帝的新衣》里那些看皇帝游行的人,说出反对的意见需要付出代价的。

群体在接受某一个观点的时候,并不说这是群体的统一观点,往往是一种观点多元化的表现,因为群体中的个体无法去表达观点,所以,选择了一种比较安全的方式。

最近网上的《二舅治愈内卷》的讨论表现出了观点阵营的特点,这也是由于表达的方式和渠道多了的缘故,每个观点都有了表达的权力,你在这里看到一种不同的观点,没必要在意,在另外一个地方,你会找到和自己相同的观点。在不同的阵营里,任何一种反对的观点都将被攻击。

人的位置不同,对事物的认知也不同,还有个体表现出来的各种心理品质,总会在一种思想观念里产生不同的认识。我们并不能说某个观念是错误的,也不能说某个观念是正确的,也许,在不同的当事人那里,它就是对的。古代时,人类对雷电的认识,用我们现在的认知去评判,那完全是错误的,可是,古代人由于认识的局限,他们的认识放在今天也应该是正确的,包括我们现在对世界的认识,并不能代表我们就是正确的,也许多年以后,新的科技水平会推翻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出现另一个结果。

群体并不应该统一化,新的多元总是产生于旧的多元,多元才能推陈出现,推陈出新必然产生多元。

花鼓不花
花鼓不花

本博作者

文章: 619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