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_西双版纳_古树普洱生茶_臻浩御

百年帕莎

让帕沙哈尼族人引以为傲的是他们的古茶树,古茶树是帕沙六个寨子里最宝贵的财富。在经历帕沙普洱茶的这段时光里,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那棵茶树王。

古茶树历经几百年的沧桑,为多少代帕沙哈尼族人生出茶的叶子,又有多少人喝过这些茶树的普洱茶。当你冲泡一壶普洱茶慢慢品味的时候,是否想过,在一个遥远的年代,某一天的下午,也有那么一个人,扎着发髻的中年人坐于书岸前,也同样在品味帕沙的古树茶,那么,他会联想到比他更早的某个时刻吗?

是哪一位哈尼族的先人栽种下这些茶树,或者这些茶树本就是长在那里,当第一锅采自这些茶树的茶叶被炒制出来的时候,会有多少人曾围绕着这些茶树而生活。走在茶树下,依在茶树旁,如果有时光的镜头,那个闪现的画面会多么的丰富,如同烟云变换一般。

言归正传,还是来聊一下帕沙古树茶。

在普洱茶知名度提升的过程中,帕沙古树茶一直默默无闻,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产茶的地方。帕沙所在的帕沙山却是一座古茶树的包括,最古老的茶树可以追溯到唐代,漫布于帕沙山的古茶树有2900亩之多。当别的地区在“争抢”古树茶的时候,帕沙山的古茶树只能在其它地区普洱茶发展的夹缝里生存。

好茶不会被隐没在山沟沟里。

随着帕沙古茶树慢慢流进茶友的茶杯,帕沙古树茶渐渐在茶业界有了一定知名度,帕沙古树茶也正以一个独立的、有特色的茶叶进入普洱市场。

茶油们说,帕沙古树普洱茶陈化后的味道更佳,这就如她的名气一样,后来者居上。其实,普洱茶的味道,始终在变幻着,一壶茶冲泡的次数有味道的变化,同一饼茶,在不同的年份里,也同样有不同的味道,喝帕沙古树普洱茶,得有耐心,喝到最后,总会“生津”的。喝茶的过程,也如人生各个阶段的不同境况的写照。

纯正的帕沙茶以清甜而著称,海拔越高,茶的韵味越足,由于整个勐海片区名山茶多,帕沙的名气要排得靠后。但就收藏生茶而言,值得推荐。帕沙古树随着海拔的增高,品质越好,毛料初期品起来涩感重,做成饼后涩感减淡,品饮后涩化得很快,后期陈化后肯定是一款好茶。

帕沙普洱茶特点:第一泡至三泡汤色为青绿色,香气高扬,水路比较细,喉咙没有干燥感,反而很清爽,舌面回甘 生津很好,能感觉到一点苦味,涩味也很轻,化得比较快。第四至八泡汤色还是青绿色,香气高扬,汤水柔软,舌面回甘 生津持续,层次变化明显,有苦味,基本感觉不到涩味。至十五泡汤色青绿,香气还是很好,汤柔水甜、生津不减,有层次变化,略苦无涩。十五至二十泡色较淡,香气减弱,汤柔水甜,舌尖还有生津,略苦无涩。

帕沙古树普洱茶,更贴近生活的味道。她的陈化过程,恰如人生不断学习的积累。

有些人觉得只喝茶还不够,他们会千里迢迢的去茶叶的原产地寻茶,我对这种活动的称呼是寻“茶根”。一般,我们将冲泡后的茶叶称之为茶根,我说的茶根是寻找茶的根源,如帕沙山是古茶树生长的地方,山涧的水是滋润茶树之源,哈尼族的文化特点赋予了帕沙古树普洱茶以地方的特色。

在我们品鉴帕沙古树普洱茶的时候,手里捧着的,除了各类描写茶叶的书,更应该读一些关于帕沙的文字,在千里之外,古树普洱茶是我们接近帕沙的最亲近之物,那些写帕沙的文字,能让我们喝透那杯普洱茶。

帕沙出产的茶叶会因制茶师傅的不同有味道的区别,这是一种同根文化在茶叶上的花样表现。如果要讲哪款茶叶好喝,倒不如谈谈哪款普洱茶更符合你的口味,哪款茶叶能在味道上与你的人生产生共鸣。

这就是缘分吧。

当我再次入茶行的时候,遇到了这款产自帕沙山的普洱茶,品牌名是臻浩御,出自于帕沙哈尼族的老茶人之手,却融入了年轻一代哈尼族人的时代特征,就如帕沙的古树普洱茶,年代久远,却是普洱茶中的后起之秀。

臻浩御百年帕沙普洱茶生茶静待有缘的茶客。

百年贺开

那次,我给玻璃茶杯注水泡茶的时候,一个朋友从旁边经过,被茶的香气吸引,驻足问我,这是什么茶,这么香。

我有一个带茶叶的习惯,包里始终有一个装茶叶的小桶和一个喝茶的杯子,只要条件适合,我总要泡一杯茶。包里的茶叶一般是那段时间里经常喝的茶。朋友说茶香的这款茶是臻浩御的“百年贺开”。
我拿出茶叶筒打开,让朋友品尝一下。朋友见状,搓搓手,从筒里捏出一块,说,普洱茶有讲究啊,好茶靠的是生津和回甘。说完,找自己的茶杯去了。

生津和回甘也是我对普洱茶的一个标准,没有这两样,我觉得再贵的茶叶也不是好茶。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喝臻浩御的普洱茶。这个茶给我两个体验比较好:

1、茶汤温润,喝到嘴里,饱满度较高,虽然头几泡茶叶依然有涩味,但是在口腔里不那么冲,如果不在意或者喜欢这个味道,这个茶汤头几泡的涩味也是一个口味。

2、生津、回甘。茶汤初入口腔,有涩感,咽下后,嘴里有一股冰糖般的甜味;再冲几泡,涩味消退,茶汤里满是淡淡的甘甜味道。值得注意的是,喝完茶后,口腔里一直有一股甘甜的味道,能保持很长时间。

喝一款茶,不是仅一杯或一壶就能评判出好坏的,需要尝试很多次,找到冲泡这款茶叶的“法门”后才能得到这款茶最佳的味道。

在品尝绿茶的时候,只要是当春的头茬,无论怎么冲泡,都能得到一杯好茶,但同样道理,找到“法门”才能发现此款绿茶的最佳味道。

喝茶与我们的一些兴趣玩物一样,当我们仅知道皮毛的时候,并不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人,皮毛的东西,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没有高度,也没有仪式感。如果我们真的有喜欢这个玩物的情怀,就会进一步去了解,当积累的知识多了起来,能够称的上是一个“专家”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喝臻浩御的普洱茶,越喝越觉得这款茶有“味道”,与这款茶的制作者小马交流了许多帕沙的民俗知识后,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品牌的茶叶。

下一步,我要推广这款茶叶,有好东西要与大家一起分享的嘛。希望能遇到有缘人与我共享这个品牌的茶叶。

以茶为媒,品茶闲话。

一个朋友为了减肥,每天早起跑步,一天,这个朋友在朋友圈发状态说,早起真爽,感觉以前浪费了许多时光。

在《帕沙古树茶:百年贺开》中,我说要等开始一个重要的事情再喝这款帕沙的普洱茶,可是想到朋友的早起锻炼,感觉不如在早晨的时候喝一壶“百年贺开”普洱茶,幸福应该在当下,每天早晨都应该是美好的。

臻浩御的百年贺开,味清淡,茶汤里透着丝丝的舔味,这个茶正适合早饭后再喝。“百年贺开”是2019年的茶叶,放置一年,与普洱茶可以保存的最长时间来比,这个茶叶还不敢称作是陈化。泡出来的茶汤中漂浮着茶叶的毫毛,如果将这款茶叶放置几年,一定会成为一款不错的私房茶。

一本书,在不同的年龄阅读,会有不同的收获,书没有改变,人的认知发生了变化;一款普洱茶陈化成另一款味道更好的茶叶,是茶在发生变化,人也在变,这就像是儿时的伙伴在多年后再次相遇。

我有一个发小,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高中毕业后再没有相见,两人各自结婚都没有去道贺。一天,我与这个发小在街上相遇,相互留了电话号码,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又开始频繁的联系起来,直到现在。

如果那个时候有“百年贺开”的话,我一定要拉着发小一起去喝上一壶“百年贺开”,用没有联系的这些年的故事温润茶汤。

时间给我们积累下许多美好的东西,向前行进的时间,也给我以美好的梦想。

不必早起却早早醒来,需要自律的态度,出门去看看黎明的城市、乡村,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在品尝百年贺开的时候,我总会想,如果我有机会住在勐海的寨子里会是什么情景呢?是不是每天被鸡犬相闻的声音吵醒,吃过早饭去山上找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拍一些相片,回到家里,边喝茶边整理这些图片,并将这些相片发布到博客里。或者说,赶着哈尼族人背着竹筐去山上采茶,回来制作自己的茶叶呢?

其实,桃花源般的生活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还是存在着的,只不过人们将生活禁锢在一个局促的空间里,没有了生活的想象力了。

我时常想起《在漫长的旅途中》里记述的那些将生活搬到阿拉斯加的人,他们放弃了城市里追求的物质生活,在那里寻找心灵的慰籍。他们并不是事业有成的人士在乡野里寻找的逍遥快活,而是真正的扎根在那里。

快乐是什么?当我有时间用茶具冲泡百年贺开的时候,是快乐的,当茶汤在口腔里有了回甘的时候,我也是快乐的,她符合勐海普洱茶的特点,在我的手里被印证出来。

片刻的安宁,总是让人感到幸福,也许,这就是幸福的根源吧。

本博作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