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自行车的女邻居

骑自行车的女邻居

(十一)

在地下车库坐电梯去楼上时,在电梯门前看到一个背影在等电梯。走近时,那个背影转了过来,是骑自行车的女邻居。当时,她的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的盒子,里面有没出了的蛋糕。

我问,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女邻居说,是啊,中午全家人一起庆祝生日了。

我说,你的生日真好,十二月三十一日,过了生日迎新年。

女邻居笑着说,我过的是阴历生日。十一月十九。

我说,那祝你生日快乐!

女邻居提起手里的蛋糕盒说,谢谢,吃块蛋糕吧。

我连忙摆摆手说,刚在外面吃完饭。

我拍了拍肚子又说,吃太多。

这个时候,电梯下来了。我们一起走进电梯。

电梯的空间太狭小,将我们推在一起。

以前在外面的时候,从来没有跟她靠的这么近。

骑车的时候,有骑行裤修身,感觉应该挺高,这么一比,也就一米六吧。

此时的女邻居穿一件浅蓝色的长款羽绒服,将全身盖了个严严实实。看脸上,画了淡妆,如果要分类,属于小巧型的吧。
我翻过女邻居的朋友圈,里面并没有分享家人的丁点消息。朋友圈可公开的时间是三个月。

再看最近这些时间的表现,有点“离了老公生活更美好”的意思。

纯粹的骑友关系,不要对胡乱猜测人家的家庭生活。

电梯到了一楼,女邻居出电梯。

在电梯即将关闭的那一刻,女邻居回头问我,什么时候去新年第一骑?

我随口回答道,还没计划呢。

电梯门哐当一声,将我的话关在电梯里了,也不知道女邻居是否听清。

也没确切的时间,是否听到也无关紧要了。

(十二)

自从在地下车库遇到骑自行车的女邻居后的一周,一次女邻居也没有遇到。我们上班时间差不多,基本是前后脚出门,会在楼下平台遇到,或出门后看她骑车出小区大门的背影,也可能是她看到我的背影。

这不免让人担心起来,是感冒了?最近又有一波流感。

想要发个信息问一下,又担心太冒昧,对一个女性太关心,会引起误会的。

周五下班,在超市里买菜,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一回头,是女邻居。

与女邻居的相处,一直是在骑自行车的“情景”里,突然进入“生活”的情景,还有点不适应。

也许,在认识之前,我们在超市里会擦肩而过,只不过相互不认识,不会去关注对方。

我问,最近忙什么了?

女邻居:别提了,元旦回来,出差一周,昨天刚回来。

我说,出差?免费旅游。

女邻居:出差这几天,围着客户团团转,什么也干不了。每天回到宾馆像散了架,想去跑步,一点也不想动。

我:真辛苦。那在家多休息休息。

女邻居:几天没骑车,想死了。明天周六,我想出去骑车。

我:那还不是想去就去。

女邻居:周围好像都要被我骑遍了,想去远一点的地方。

我:平时你骑不远,离咱小区五公里外都是新地方。

女邻居:是哈。

女邻居接着说:大哥明天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去骑车吧。

周六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孤男寡女总不是事。心里坦荡,不怕影子歪,保不齐会被误会。偷偷摸摸,没事变成有事。

那到底是光明正大的跟女邻居去骑车,还是偷摸约着去?

我没有说去还是不去,回复女邻居说:我也不知道是否有时间,晚上给你发信息吧。

女邻居高兴的说,那就等你的信儿了。

(十三)

在骑自行车这件事上,没有时间也能挤出时间来,之所以没有当场答应,主要还是心有顾虑。

跟女邻居约骑行,到底去还是不去呢?

也不能薄了人家的面子。晚上给女邻居发了信息,约好时间。至于线路,骑到哪算哪吧。

碰头的地点约在离小区大约一公里处的一个路口。女邻居可能知道为什么约在那里碰头,也没问。

为了避免两个人同时出门,我提前半个小时出发,在路口等着,女邻居则是准时到达。

今天的骑行,我想带着女邻居去看火车,单趟大约十多公里的距离,来回约莫是二十五公里。不赶路的话,应该不累。

路上要拍点视频,避免把女邻居拍进去,我在前,她在后。上次偶遇那次也是这样,只要按时回头看看她是否掉队即可。

我们先要穿过一个老城区,然后去火车站,进出站的火车速度一般都很慢,不像图中的火车养那样,呼啸而过。

其实,对骑行人来说,目的地并不重要,那只不过是一个骑行的理由罢了。

老城区像是垂暮的老人,街道两边的房子破旧不堪,加上冬天的萧瑟,就像没有人居住一样。不过,墙皮剥落露出的红装,在午后的阳光下倒是有一种静怡的味道。

女邻居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我想,如果是她自己的话,她是绝不敢在这里骑行的。短款的潜乳黄色羽绒服,加一条绛紫色的紧身骑行裤,白色的头盔,脸上罩着浅粉色的魔术头巾,只露一双大眼睛在外面,在这个环境里是很扎眼的,也容易诱惑别人犯罪的。

我放慢速度,与女邻居并排,问她,累不累,是否需要休息。

女邻居说,不累,就是尘土飞扬,这一身衣服肯定回去要洗。

那就快点骑出老城区吧。

我紧蹬几下,骑到前面。

随着路两边房子的渐新,从老城区里出来了。

在一个小区的门口,我们停下车,喝口水休息一下。

远远的,能看到火车站了。

我们看着火车站,寻路往前骑。在一个大“过街天桥”下我们停下车,这个天桥是跨过铁轨的,也就是说,在天桥上能看到火车从桥底下通过。

我帮女邻居将自行车扛到天桥上。

天桥上有一对父子拿着马扎在看火车。

我们趴在铁丝网,望着远处,看火车慢慢的开过来。

从天桥下去,还有一个天桥,那是跨过快速路的,只要过了天桥便是海边。

下天桥、上天桥、下天桥,我们到了海边。

在海边拍了几张照片。风有点大,我们决定沿着海边往回骑。

(因为修路等原因,海边栈道、人行道都变成了断头路,连骑带搬车,终于无路可走,又折返回去,走天桥才找到回家的路。)

回去是跟着导航走的,顺风顺路。

根据回家的距离,我们大致骑行了26公里。

(十四)

虽然几个周末跟骑自行车的女邻居粘在一起,但是我对她的了解几乎为零,只有几个互不相干的关键词。

去骑自行车可以尽情的享受骑行,回来了,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里去。这是我一直秉持的原则。

以前,我特别不喜欢骑友群里打听生活细节的行为。

在过去的这一个周,骑自行车的女邻居像消失了一般,微信里没有一条朋友圈,早上上班也没有遇到过。

带着女邻居去骑自行车,我一直担心影响到各自的家庭。

这一个周没有消息,生怕事情被家里人知道了,引起家庭矛盾,何况,我们两家住的这么近,一家有事,两家遭殃,还会被别的邻居说闲话。

女邻居没有消息,我也不主动去问,不要对人家显得过于关心,缘于骑行,终止于骑行。

希望,女邻居公司突然派她去出差了,或者去哈尔滨玩雪了。

其实,跟女邻居骑车还挺有意思的。在我意识到女邻居“消失”之前,还在想这个周末去哪里骑车呢。

这个周末就这样吧,希望女邻居能够平安。

(十五)

昨天(周一)一早,骑自行车的女邻居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组照片,照片里,女邻居跟几个女伴站在雪地里,还有其它玩雪的照片。从文字里看出来,原来这娘们去东北玩了。

(我发现一个特点,女邻居在朋友圈分享的多数是有纪念意义的“大事”,生活里的鸡毛蒜皮在她的朋友圈是看不到的。)

与女邻居比起来,我们的生活要平淡多了,心里想着要出去玩玩,可总感觉有事牵绊着。

我觉得,在自行车骑行上,等女邻居的能力丰满了,她肯定会去进行一次让我们羡慕的大骑行的。

周二早晨,破天荒的收到女邻居的信息,说是上班时让我在平台口等她一会。我问有什么事,女邻居说到时便知。

几乎与邻居同时到平台口,女邻居塞给我一个黑色塑料袋,说是捎给我的。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已经跑开了。

上班后,我打开看,是一副棉手套。
这下把我整不会了。

我在微信里问女邻居这是搞得哪出?女邻居说,出去玩带回来的纪念品,感谢我在骑行上对她的帮忙,还说不要嫌弃云云。

看着这个手套,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十六)

 

(十七)

中午回家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媳妇拿着很多快递往家走。我用提醒的咳嗽声,提醒媳妇我回来了。

媳妇侧头,我才发现,那不是媳妇,是骑自行车的女邻居。

只见她穿着一条与媳妇一模一样的米黄色条绒裤子和差不多样子的运动鞋,上身是黑色皮衣,皮衣的款式差不多,只是女邻居的皮衣后肩胛骨处有亮片装饰,这是走近了才发现的。

这多亏是认识的人,如果是陌生人的话,我那两声咳嗽声绝对是调戏良家妇女了。

女邻居的快递挺多,帮忙将几个放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

我问女邻居,怎么这些天都没见到。
女邻居说,快过年了,单位里太忙了,早早的走,很晚才回。因为要回老家过年,还要置办一些年货。

我问,什么时候回老家。

女邻居说,过了小年就走。

我没敢提骑自行车的事,生怕她说要进行一次年前最后一骑之类的话。

将女邻居送到一单元的电梯口。

我突然想起来,上次在电梯里碰到女邻居有点不对头,按说,她应该坐一单元的电梯,为什么我会在二单元的电梯里看到她呢?

花鼓不花
花鼓不花

本博作者

文章: 505

2 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