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闸蟹的食之美

在大闸蟹作为商品进行展示的时候,腹部的蟹黄是出镜率最高的。显然,蟹黄是最诱人的,其色,其香,其味。别忘了,除了蟹黄,还有蟹壳下包裹着的蟹肉,大闸蟹的商家不也是告诉食客,肉质鲜美吗?

吃大闸蟹是一个细致的活儿,剥开蟹盖、卸去蟹壳才能吃到蟹黄、蟹肉,性格急躁的人,对待大闸蟹是啃一口蟹黄,嘬一口蟹味儿,丢掉的是占满碎蟹肉的蟹壳儿。听到一个故事,说有人为了打发火车上的无聊时间,专门带了一只大闸蟹坐火车,上车开始吃,直吃到火车到站,车的两三个小时只吃了一只大闸蟹。

故事有无夸张的成分,不得而知,对比我们吃大闸蟹的过程,时间不会太短。如果在餐桌上,就坐的每一位都得了一只大闸蟹,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忙于脱壳去皮,冷落了饭菜,忘记了交谈。只有当大家吃完最后一根蟹腿里的肉,才会想起来,原来旁边还有同桌的朋友。

吃大闸蟹是一个技术活儿,需要耐心,用小工具剖开大闸蟹的硬甲才能挑出硕实的蟹肉来。吃相还要保持着优雅。吃大闸蟹,要如庖公解牛,“游刃有余”,方能吃到完整的蟹肉块。

市场上的那些有名头的大闸蟹都是按“只”卖的,一只小则二三两,大则三五两的大闸蟹,去掉外壳,尽量的吃到最多的肉,是技术的考验,也是蟹肉获得感的体验。嚼壳儿挤肉,只获得蟹肉的汤汁,虽鲜,却无肉的嚼劲儿。由此,每人一只大闸蟹,足矣。再多,吃蟹的人便成了蟹壳的粉碎机。

我吃大闸蟹,喜欢用蟹黄拌着蟹肉一起吃。揭开蟹壳,先将蟹黄挑拨到蟹壳里,然后将大闸蟹的肉一点一点的剥到蟹黄上,在蟹壳里将蟹黄蟹壳拌在一起,用小勺吃,就着蟹黄的香咀嚼蟹肉的劲道。大部分人还是剥一点肉吃一点肉,蟹剥完了,也吃完了。但我觉得,都不如我的方法吃得过瘾。

也有的人说我吃大闸蟹的方式有点暴殄天物。也许,这种吃法的确是不斯文,可是,在餐桌上,当我大口朵颐的时候,也没少让已经吃到最后的其他人感到直流口水。

美味不多吃,尽享营养之美。大闸蟹的吃法让我想到食物的营养,菜多了不可,肉吃多了也不可,总之,无论是什么样的食物都不能无休无止的吃,也就是在频次上保持一个度,在食量上保持一个量。大闸蟹的个头为我们保持了一个量,从出产的季节上为我们保证了一个频率,况且,入秋吃大闸蟹也正当季。

在中秋节前是大闸蟹营销推广最密集的时候,大闸蟹会成为中秋节餐桌上的主角儿,也因此,大闸蟹会被当作礼品赠送给亲戚朋友们,或者有些单位会将大闸蟹作为福利发给员工们。大闸蟹是有面子的礼物。既然是有面子的礼物,是不是在吃大闸蟹的时候,也要有那么一点点的仪式感呢?

黄天荡大闸蟹微信

花鼓不花
花鼓不花

本博作者

文章: 619

5 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