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天笑

包天笑(1876-1973),初名清柱,又名公毅,字朗孙,笔名天笑等。著名报人,小说家。抗战胜利后定居香港。发表《且楼随笔》《钏影楼回忆录》等。1973年在香港逝世。一生著译很多,有100多种。著有《上海春秋》《海上蜃楼》《包天笑小说集》等,译有《空谷兰》《馨儿就学记》等。

入门自行车后,一个绕不过的举动是研究自行车的品牌和型号及价格。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国内、国外的自行车品牌。国外的自行车品牌,其实有很多是假冒的。我判断一个自行车品牌是否是真正国外品牌的方法是看他们的宣传中有没有生活的痕迹。比方说派克钢笔,在很多历史事件里有它的身影。所以,那些只用几个外国人或者国外场景拍摄的相片其实是假洋鬼子。

那这篇文章里包天笑与自行车又有什么关系呢?包天笑与自行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之所以在写包天笑的文章里提到自行车,是因为这里面也有一些逻辑上的因果关系的。详情请继续阅读。

在研究江苏大闸蟹的时候,除了大闸蟹的肉质鲜美外,还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那就是围绕大闸蟹的文化知识,也正是在研究大闸蟹的名字问题时才让我知道了包天笑这个人。

作为北方对大闸蟹的称呼,我们称之为大闸蟹,但是,大闸蟹是不是就是它产地的名字呢?因为有的地方将大闸蟹称之为清水蟹,顺着这条线索去查阅资料,找到《大闸蟹史考》(详情《黄天荡清水大闸蟹》)这篇文章,包天笑正是这篇文章的作者。

众所周知,大闸蟹有着很浓厚的历史文化,围绕着一些品牌的大闸蟹有许多著名的故事,比如黄天荡大闸蟹的乾隆皇帝御赐“金爪玉脐”的传说;有些更著名大闸蟹与此相关的文化知识更多。这就是说,真正存在于世的事物必然要与人发生各种的故事,也会被人记录下来。

反过头来谈自行车,那些假样牌自行车正是因为没有围绕自行车的故事而让它们假冒洋品牌的尾巴来。

在研究大闸蟹之前,我并没有听说过包天笑这个人,从他的简介来看,一生著译很多,有100多种。著有《上海春秋》《海上蜃楼》《包天笑小说集》等,译有《空谷兰》《馨儿就学记》等,也属于一个高产的作家,也许,从这一刻起,我会特意留意包天笑的作品。也或者遇到包天笑这三个字的时候,我不会对他太过于陌生,也能想起大闸蟹的问题。

这就如我们阅读书籍,有些书并非是我们在书店的书架上见到过,而是听别人提及某本书,特意买来阅读,比方说《旅行的艺术》就是我在一篇网上的文章里看到介绍才去买来月阅读的,当时书店里并没有这本书,而购买了阿兰·德波顿其它几本书,读完后才网购《旅行的艺术》;还有一些书是从书里读来的,比如阅读蒋勋的《池上日记》,蒋勋在书中提到谢旺霖与他的新书《走河》,因为之前读到过谢旺霖的《转山》,对这个作者也算是熟悉了,又去购来《走河》。通过各种的线索,我们认识了很多的作者,也沿着作者的蛛丝马迹找到了新书。

为了完成2023年的阅读计划,购买了基本书,其中,有一本书是小野洋子的《葡萄柚 一本指令与图画书》,书中有约翰·列侬的导演。小野洋子、约翰·列侬,他们之间仿佛有一定的联系,突然想起马世芳的《昨日 书》,作者马世芳在书中介绍摇滚乐的时候专门写了约翰·列侬,而约翰·列侬的妻子正是小野洋子。这也让我不得不在阅读《葡萄柚 一本指令与图画书》之前,有必要复习一下《昨日 书》。

在书籍之间抽丝剥茧式的找到那本书,还真是很有意思的。

自行车、大闸蟹、包天笑、书籍、作者等,看似没有什么关联,但它们还是联系在一起了,有书中的线索,有哲学的意义,也有偶遇,所以说,很多事物并不是孤立的,只要我们肯认真研究,总能找到它们相互联系的线索的。

这些类似的线索,也如我们的博客,不同的博主,也都有各自的博客圈子,通过一个博客,我们会认识很多博客的博主,找到一个陌生的博客,能够找到一群博主,这是网页链接所起到的作用。

一个简单的包天笑,给了我们这么多的启示。

花鼓不花
花鼓不花

本博作者

文章: 348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